欢迎访问珠海闽粤建材官方网站!

搜索

联系人:龚先生     手   机:13823082799

电   话:0756-5505555     传   真:0756-5505533

地   址:珠海市斗门区白蕉大道香水鸿门21号
版权所有:珠海闽粤建材有限公司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珠海
粤ICP备16048645号   All Rights Reserved

扫描浏览手机网站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企业文化

产品中心

 

联塑产品

 

钢铁类产品

新闻资讯

钢材市场要搬迁 众商户盼留下

分类:
新闻资讯
2018/03/23 16:28

2011年因修路钢材市场搬迁到造贝变电站旁国有闲置用地上,2013年钢材协会与政府签订临时用地合同期限2年,今年接到不予续期通知,商户希望继续经营或得到安置,有关部门表示协调工作还在进行

南都讯 记者李京 刚搬迁两年,如今又面临搬迁,近段时间位于前山造贝的钢材市场商户们情绪激动。据众商户称,政府相关部门已发布公文,但如此频繁地搬迁不仅导致商家难于经营,而且损失惨重。商家希望或继续经营,或能够得到安置。相关部门昨日则表示,目前相关协调工作还在进行当中,暂不方便回应。有内部人士透露,该钢材市场被拆迁,或跟建设社区公园等规划有关。

此前曾搬迁过一次

珠海钢材市场位于前山造贝变电站附近,占地面积约3.5万平方米,目前整个市场内共有大大小小钢材个体企业20多户,均是2014年开始陆续进场在此经营的。

据部分商户称,早在2011年时,他们就面临过一次搬迁。当年因为上冲金琴高速公路和造贝水质净化厂建设需要,将位于上冲、造贝两处80多家钢材个体企业进行了强制清拆。由于期间政府部门并未对遭清拆的商户进行安置,无处经营的个体企业只得多次找到市、区等多个部门寻求帮助。

为了化解当时的矛盾,后经钢材协会两年多的努力,在包括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市政协等领导和部门的协调下,由钢材协会选址,并经过规划、国土部门审核后,将位于造贝变电站旁约1.9万平方米的国有闲置用地作为临时安置钢材企业经营场地。

清场难致进驻时间拖延

2013年7月,钢材协会与香洲区政府签订临时用地合同,期限为2年。规划部门也在同年签发了《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

据南都记者从市钢材协会了解到,当年在实际运作建设当中,因钢材个体企业较多,无法满足实际需要,经该协会再次申请并经规划及国土部门审核,于2013年11月在原有用地的边角处又增加了1.6万平方米,并与香洲区政府签订了临时用地合同,期限为2年。上述两块用地面积共3.5万平方米。

不过,令商户及钢材协会没想到的是,由于上述地块地形复杂且违法占用严重,加上当时违建户的阻扰和不配合,导致清场时间较长,商户进驻时间被迫一拖再拖。此后又经过香洲区政府、前山街道办、国土等多个部门协调后,才最终与原违建户达成了补偿协议,导致包括清场和平整土地、通水通电等基础建设共耗费了9个多月的时间。

如今再次面临搬迁

由于上述原因,直至2014年7月,上述钢材个体企业方才陆续进驻该市场正式经营。据商户们称,由于是钢材协会与政府双方签订的合同,因此大家也都以为可以放心在此经营,但没想到2年合同期限满后,自己再一次面临搬迁的命运。

据钢材协会称,2015年8月,该协会在临时用地合同到期前,以书面形式同时向香洲区政府、区国土分局和市规划局提出续期申请。很快,市规划局复函建议其向香洲区政府申请重新签订临时用地合同。可是,该协会在递交了申请之后,2016年1月18日却收到一纸《关于钢材市场临时用地不予续期的通知》。

这一纸通知在众商户当中“炸开了锅”。“不予续期,那就是说我们还得搬迁,可是我们在这里的投入,包括仓库、龙门吊塔等基础建设就等于是 打了水漂 了。”有商户向南都记者表示。

搬迁通知遭商户集体反对

据南都记者了解到,在上述不予续期的通知下发后不久,国土部门也向钢材协会下达了《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以及《询问通知书》,随后又发来了《关于临时用地到期交还土地有关情况的函》。

而今年3月14日,前山街道办、香洲区国土分局、香洲区城管局又联合下发公告,要求钢材协会在3月20日之前自行清理整治,逾期将组织相关职能部门依法处理。

如今,由于商户们集体反对,目前该市场仍在继续经营,不过提起此事,商户们情绪均较为激动,认为政府相关部门不应仅靠“一纸公文”,而使得众商户再次面临惨重损失。

对此,钢材协会似乎也颇感无奈,称为了配合政府做好收地和清场工作,该会已多次向经营企业进行政策解释,但从目前情况看,效果甚微,“因为这毕竟涉及到商户们的切身利益,我们也不好干涉太多。”该协会相关负责人称。

商户称再次搬迁损失惨重

在采访中,不少商户都表达了自己的不满和诉求。“如果除去之前被耽搁的时间,我们实际经营才不足1年,但陆陆续续投资少则数十万,多则上百万,现在又要我们搬走,这让我们怎么接受得了。”有商户称。

据南都记者调查了解,损失严重、没有后续安置等问题是造成商户们无法接受清拆的主要原因。据商户及钢材协会介绍,包括商户在内等在建设钢材市场的前期投入资金达3000多万元,后续投入机械设备、货物等有1.6亿多元。此前因受到场地清理、市场建设等问题的拖延,上述商户实际经营时间不足1年,同时加上2014年9月起,因市场附近的民生工程市政排洪渠建设以及道路改建,又造成市场交通严重阻塞,使得不少经营企业的正常经营受到很大影响,如今再次面临搬迁将导致严重亏损。

同时,去年钢贸行情较差,钢材价格从每吨4500元跌价到每吨2000元,令各商户的经营出现了巨大困境,导致一些商户不惜用房子等财产向银行抵押贷款来维持企业正常运作。今年开年钢贸行情出现转机,价格有所上调,各商户的压力刚刚有所缓解,现在又因再次搬迁而导致生意受影响严重。

此外,政府相关部门的通知中,并未说明搬迁之后的安置场地,不仅是未来整个市场内大量的钢材、重型机械等无处安放,而且以后在哪经营也没着落。“去年在钢贸行业不景气的情况下,我们这些商户所交纳的税收近300万元,还解决就业人员310人,如今却得不到相关部门的认可和支持,我们情感上真的很难接受。”

部门回应

钢材协会:只能劝导无法干涉

一边是叫苦不迭、情绪激动的商户,一边是政府部门下发的清拆通知,钢材协会自称成了“夹心面包”。据该协会相关负责人称,对于商户的诉求,他们也曾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同时也在不断安抚商户,但从目前的情况看,暂未有太大的效果。

该负责人也表示,在建设该市场时先后投资的3000多万当中,钢材协会也参与投资了。同时,为了支持配合市政民生工程的排洪渠建设,钢材协会与市场公司又对受影响的原经营企业给予了100多万元的搬迁补偿,至今未向政府和排洪渠施工方索要过一分钱的补偿,“我们协会也同样蒙受损失,但对于商户来说,涉及到他们的利益,协会也只能劝导没办法干涉。”其称,协会方面也正在跟政府相关部门进行沟通,希望能够与政府相关部门继续续约,确保商家能够继续经营。

国土部门:仍在协调解决当中

针对上述情况,南都记者昨日也咨询了香洲区国土部门。该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他们也收到了商户的诉求以及建议,鉴于目前商户们对此事情绪较为激动,同时也确实存在一些实际情况,因此清拆等方面仍在进一步协调和解决当中。但对于其它问题,该负责人未作具体回应。

不过,南都记者从部门内部人士获悉,对于该钢材市场的安置问题,早前市政府方面曾对此下发过相关文件,交由香洲区相关部门跟进,不过之后有关该钢材市场的安置问题便没了下文。

该内部人士还表示,清拆该钢材市场主要原因有二:一是,造贝村改造的安置用地可能涉及钢材市场目前所用的地块;二是,该地块或将建成社区公园。“主要还是未来这里将可能建成社区公园,因此辖区政府方面需要对其清拆。”该人士称,目前涉及该地块清拆等事宜的各部门对此也相当头疼,今后此事将如何解决有待后续情况才能知晓。

商户故事

1

供货方得知拆迁停止供货

乌先生今年50多岁,在位于造贝的钢材市场经营着一家名为“俊福”的建材行。其2003年因为单位改制下岗后,开始在珠海从事钢材生意。说到如今该钢材市场即将面临清拆,自己面临搬迁的局面,乌先生情绪非常低落。

据乌先生称,自己当时做钢材生意,主要是为了下岗后谋生。所以,当时所有的资金多是贷款、抵押以及找人借钱等渠道凑来的。起初,他在南屏大桥附近的一临时钢材市场经营,原本憧憬着借此赶紧挣钱还债,让家人也过点好日子。

但没想到的是,经营没多久,该临时钢材市场就面临清拆的状况。无奈之下,自己又找到了前山立交桥附近租房继续经营。但生意刚刚做起来,自己又再次接到通知,要求其自行清拆。

“几乎每隔几年就被清拆一次,我们都不知道该去哪里。”乌先生说,每次搬迁面对十多万的运费以及人工等费用,自己感觉都有点“崩溃”了。当得知如今位于造贝的钢材市场,是由钢材协会与政府签订的用地合同,乌先生感觉这次应该有保障了,于是决定搬到该处经营。

平地、购买设备、装修仓库……这一次,乌先生前前后后投资了一百多万元。可是没想到的是,刚经营差不多一年,这次又接到市场要清拆,自己得搬迁的通知。

这还不算最遭的,更遭的是,因为为其供应钢材的厂家在得知乌先生所在的钢材市场要清拆时,直接表示将不能再为其继续供货。

更麻烦的是,没了钢材能够提供,乌先生甚至连生意也没法做了,因为自己没法提供钢材给自己原来的那些客户。乌先生称,之前自己的客户里既有包括格力、华发等开发商,同时自己还给一些市政建设供货,包括有轨电车等,但现在自己已经没法跟这些客户签合同了,“我没钢材给人家,怎么签合同,再说人家也不会跟我签。这些客户算是失去了。”

乌先生告诉南都记者,自己也曾想过从外地其它钢材经营企业那里拿货,但中间转手之后,自己已没有什么利润可挣,而且也不是长久之计。

“我们正正规规做生意,也就是为了养家糊口,但现在这么一搞,我都不知道自己的出路在哪里。”乌先生说,自己曾跑到辖区街道办将自己的难处一一讲给对方听,对方虽然同情,但并没有什么改变。

2

搬遍珠海,如今去了中山

一提起搬迁的事情,新富利建材公司负责人曾先生显得颇无奈。“我从1988年来珠海做钢材生意,一直到现在,几乎搬遍了整个珠海。”曾先生称,实在没办法,如今干脆直接搬到了中山坦洲落了户。他笑称,自己现在是做着珠海的生意,纳着中山的税。

 

其称,从来到珠海做钢材生意时,自己公司最先是开在前山兰埔附近,之后又搬迁到前山岱山范围,后来又先后搬迁到翠微、上冲、南屏等地。“一征地就赶我们走,搞得我们好像很不受待见似的。”曾先生表示,之所以造成上述原因,主要是珠海对于钢材经营企业未有整体规划,使得在珠海的钢材经营企业如同“没娘疼的孩子”,到处搬来搬去,而对于经营企业来说,所造成的伤害也不小。

“我们每搬一个位置,包括厂房、设备等方面的投入至少也有几十万元,比如像用于运输钢材的龙门吊,光这个设备,多则十多万,少则也有七八万。这还不包括每次搬迁的运输费以及拆卸安装等费用。”曾先生表示,由于搬迁没有获得政府相应的补偿,所以上述费用都得自己掏,“挣点钱大多还得浪费在这些上面,心里很不是滋味。”

06-07·民生调查

(原标题:钢材市场要搬迁 众商户盼留下)